百年包豪斯 一所德国学校如何塑造一个世纪的设计

2019年12月17日 18:43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编译 作者:许朝阳

       [腕表之家 钟文化] 当代设计不乏缪斯,因为数字文化的视觉旋涡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灵感。制表领域就是鲜明范例,行业巨擘通过多种形式的视觉语言来争夺声望:历史、技术、未来主义,当然还有简约的几何现代主义。

包豪斯学校建筑

       其中,德国学校包豪斯(Bauhaus)就是最具影响力的名字之一。数十年来,诸多载入史册的时计佳作都参照包豪斯设计,该学校的名称也自然成为一种特殊风格的代名词。

       今年,这所学校迎来创立100周年纪念,“包豪斯影响力”的真正含义值得深入探索。包豪斯,全称“公立包豪斯学校”,成立于1919年,开放至1933年,战后其部分理念在乌姆设计学院以及美国的其他分支机构中得到复兴。尽管历史足迹不算久远,但包豪斯的文化遗产格外丰厚,这所学校在德绍尚存的建筑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包豪斯的首任校长是开拓先锋、现代建筑师瓦尔特·格罗皮乌斯,这所学校的创办有着特殊的社会和文化背景,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战败的德国经济匮乏,民族自豪感丧失。战后,萨克森华纳国际大公国工艺美术学校和魏玛美术学院得到重建,在瓦尔特·格罗皮乌斯的奔走下,两所学校成功合并,致力于“创造一个全新的、没有阶级界限、不会在工匠和艺术家之间产生巨大壁垒的工匠公会”。(顺便一提,事实上经常被引用的现代主义格言“形式遵循功能”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的芝加哥“摩天大楼之父”路易斯·沙利文)

三款经典的包豪斯家具设计

       最开始,包豪斯选址魏玛,这所学校既融汇传统,又向现有秩序发起了挑战。包豪斯带有鲜明的德式烙印,回溯到该国的工艺公会和学徒制传统,让人联想起盛极一时的新艺术主义风潮。1913年,亨利·福特在密歇根州建立起第一条汽车流水装配线;短短六年后,以融合艺术、工艺和工业为宗旨的包豪斯正式创立。

华纳国际       格罗皮乌斯和他的同事们为机器时代的魅力,尤其是针对特定目的、不加赘饰的纯粹设计而着迷。回到1911年,瓦尔特·格罗皮乌斯与阿道夫·迈耶合作设计了法古斯工厂。这座工厂分三个阶段,利用钢筋棍凝土和玻璃幕墙建造,成为服务新型工业的典范建筑。

华纳国际       格罗皮乌斯相信,可以将自身视觉、技术和意识的纯洁性带入到艺术教育中,引导学生摈弃陈旧的装饰规则和等级制度,及其与腐败堕落的社会的联系。早些年的包豪斯受到新兴派系和个人崇拜的影响,同期前卫艺术也在世界范围内流行开来。

荣汉斯推出一款限量版马克斯·比尔计时码表,庆祝包豪斯百年纪念

       包豪斯的学生来自各个学科,包括绘画、版式、雕塑、产品设计、以及工艺和建筑;而豪华的导师和讲师阵容也令人印象深刻,譬如瑞士画家约翰·伊顿和保罗·克利、著名抽象艺术大师瓦西里·康定斯基和莱昂内尔·费宁格、建筑师马塞尔·布劳耶以及众多跨学科的艺术家和设计师,包括拉兹洛·莫霍利·纳吉、格哈德·马克斯、赫伯特·拜耶、安妮和约瑟夫·阿尔伯斯,以及玛丽安 勃兰特。

华纳国际       1925年,整个学校搬至德绍,次年迁入格罗皮乌斯本人设计的建筑。格罗皮乌斯于1928年辞职,他的继任者汉尼斯·迈耶试图将学校推向更加商业化的方向。但是,异见的种子已经播下,而学生正是日益盲目和危险的社会中的激进分子。1930年,资助学校的德绍政府解雇了汉尼斯·迈耶,代以建筑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后来,纳粹党占据德绍,在巨大的压力下,凡·德·罗尽管作出妥协和让步,但最终1933年包豪斯还是不可避免地被迫关闭。

       格罗皮乌斯、凡·德·罗和布劳耶等人逃至美国,在那里将他们的建筑理念发扬光大。安妮和约瑟夫·阿尔伯斯前往北卡罗来纳州的黑山学院任教,而拉兹洛·莫霍利·纳吉于1937年在芝加哥成立了新包豪斯学院,也就是现在的伊利诺伊理工大学设计学院。1953年,前包豪斯学生马克斯·比尔(以为荣汉斯的腕表华纳国际设计而著称)共同创立了乌尔姆设计学院;这座学院与博朗设计总监迪特·拉姆斯等人的紧密联系进一步推动了包豪斯理念的普及。

Nomos Tangente 33毫米包豪斯百年限量腕表(黄色)

       最终,特定形式的产品设计定义了包豪斯的内蕴,反之任何形式的几何抽象也被归于包豪斯的旗下。某种意义上,“包豪斯”已经成为简约、理性和现代设计的代名词。具有包豪斯血统的设计仍然备受推崇——迪特·拉姆斯的博朗作品、安妮·阿尔伯斯的织物、以及布劳耶和凡·德·罗的家具。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马克斯·比尔的腕表设计,其纯粹的形式和精湛的工艺,集中体现了包豪斯的核心哲学。

       然而,也有许多大量生产的物品只是表面上参照了包豪斯功能至上的宗旨,却以此自吹自擂。从汽车到水壶,所以的物品都能靠上“包豪斯”的名头,学校的百年庆典无疑将带来更多。

       当然,某些品牌的设计与包豪斯时代的风潮更加契合。Nomos推出的Tangente 33毫米包豪斯百年限量腕表,即从曾在学校任教和学习的抽象艺术家采用的大胆原色中汲取了灵感。一定意义上,Tangente已经称得上是设计经典,其表壳造型反映了包豪斯-比尔-拉姆斯的理念和方法。

Nomos Tangente 33毫米包豪斯百年限量腕表(蓝色)

       全新百年限量腕表的主要灵感源自保罗·克利的手稿,共有九款,分为33毫米、35毫米和38毫米三种尺寸,每种尺寸又提供红色、黄色和蓝色三种配色方案,并各限量发行100枚。保罗·克利看似简单的素描探索了原色的关系,从微妙的调制到大胆的并列。红色、黄色或蓝色的点缀,使哑黑和铬黄的配色愈显生动。Nomos以百年纪念腕表证明,总有些原则是矢志不移的,但包豪斯亦不乏色彩和创新。(图/文 腕表之家 许朝阳编译)

最新评论

有幸在包豪斯参观学习过,nomos就像魏玛这座小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值得拥有的品牌。

昨天00:32
00 00

华纳国际历史的沉淀是不可或缺的

昨天23:25
00 00

华纳国际极简风格感觉总是缺点什么

昨天22:55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